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游戏女友
游戏女友

游戏女友

少年时期,通常自己爸妈的话,老师的话,都会当耳边风,每个人在那个时期都是叛逆的!我当然也不例外,经历那件事后,我并没有像小胖那样,在兄弟面前炫耀这些东西,反而变得沉默下来,每天还是照样和他们疯狂地传奇,继续逃课,夜不回宿舍,只不过话变得越来越少。

  因为我爸爸跟校长平时也「关系」过得去,所以我能有属于自己的单独宿舍,这也为我的晚上偷偷溜出来提供了方便。而此时,网吧如雨后春笋一般,仿佛一夜之间,遍布大街小巷。当然,依然是小规模的,只有20台电脑左右。有的甚至只有10台电脑,也算是网吧!

  小胖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从围墙上爬下来,一边气喘吁吁,一边骂我们不讲义气,我们也懒得理他都是狂奔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网吧,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开的,当然,他们再年轻,对于我们这帮中学生来说,他还是大哥。为人豪爽,每天散发出去的香烟比他卖出去的还要多!不过他跟我们不在一个区这也是一桩憾事!

  这天晚上,他老远见我们一来,就忙喊:「过来过来!我说,大家去一个区吧。你看你们一个个,一身垃圾装备,等级又低,之前大家是不会玩,现在对这游戏多少有点了解了,我们一起去换区吧。以后也有个照应,晚上咱们网吧可以包场一个刷怪点你们看怎么样?」岂有不好之理!我们在二区,他在三区。等级比我们高。玩的战士,居然拿着炼狱,可把我们羡慕的!我们几个再怎么样,也还在读书,比不上网吧老板。

  有他带队,也好!于是大家很快决定,一起去当时的最新区:六区第一个服务器:三峡之前我玩的是战士,那时候没有外挂(或者已经有了,但我们并不知道,也没人用),深深体会到被人虐待的滋味,这回打死我也不玩战士。毫不犹豫选择了道士!。这在当时可是神一样的职业,带着小骷髅,傲视所有的战士,法师取了个名字叫:死神那时候没有所谓的家族,取名字也没人喜欢用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很快,对寒儿的思念,慢慢转移到游戏里来了,每天疯狂地练级,过了一周,终于带上骷髅宝宝了,这是标志道士的崛起。

  *** *** *** ***

  这天晚上2点多,有人推开玻璃门,前腿刚迈进,甜甜的声音就先飘了进来:

  「三哥!我来了!……我选什么职业啊!…可说好要带我啊!,给我留机器了没啊」…女孩甜甜的声音总会对男人们有种致命的诱惑力,特别在这半夜三更,满屋子都是男人的网吧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打量她。

  不过我不太喜欢这种一说话就是提各种问题的女孩,头会很疼,但我还是回头扫了一眼:真是不怕冷的啊。现在都他妈10月份了,晚上那么凉的。她却短裙加短袖T恤。配了一双很可爱的韩式帆布鞋。被称为「三哥」的正是我们的网吧老板,我们都叫他三大。(我们这「大」的意思就是「哥」,意思其实也差不多,就是三哥)。三大哈哈一笑。说:「妹子,这网吧的现在都在这个区,你还怕没人罩着你?」说罢,递上一只白沙,并给她点上火。

  草,又是抽烟的女生。我是很不喜欢这种味道。我自己也不抽烟妈的,刚没注意看屏幕,给僵尸群K挂了小胖他们在旁边哈哈大笑!。笑中带语:叫你小子看美眉!我游戏里的人物回城了,刚好觉得肚子有点饿,我问小胖他们:「饿么,我去外面夜宵摊买几份炒粉。」「我要两份!饿死我了!」「我要加剁椒的!」,「给我带瓶啤酒」…

  我草!这帮狗日的兄弟,不但我请客,还这么多要求。而且还是我自己去!,好吧。吃死你们这群王八蛋!我一边骂一边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我一边和炒粉老板聊天,一边等他炒越这样越慢,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搞定,我提着几个袋子回到网吧。「我草!我的号怎么跑到新手村来了」一边给他们分发炒粉一边问。

  他们不约而同用指指12号机的那个人,哦,就刚才那个女孩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啊,我刚3级了,没钱买青铜剑,他们的号都在僵尸洞,只有你的号在城里,是他们要我开你的号来的,我就拿了1万金币!。过两天还你啊」「什么!!」我火一下就起来了,那可是我边练级边辛苦挖了一包裹的矿才得的啊!但这还不是主要原因。我也并不小气这1万金币气的是没经过我同意就动我的号!。刚要发作,看到她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我草!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算了,我走到自己位置上,整理了下包裹,修理了下装备,就往僵尸洞跑大家继续一边吃炒粉,一边喝饮料聊着天。我跑到他们包场的这个刷怪点,突然发现,刚他妈只修了装备,没买药!

  我就草了,这个郁闷,真是人一倒霉,什么事都接着来!。这要是回去跑一躺。非累死不可!。我一边骂着,一边庆幸地想着,还好我是道士。反正也不怎么用药!慢慢磨吧。等他们没红了,自然有人要回去买药,到时候帮我带包蓝来就是!不过,想归想,这没药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一边要边跑边躲避怪,一边又要吃炒粉!懒人总有可恨的地方,自己跑回去买个药不就得了!该!

  过了一会,那个女孩大声说到:「你们谁到僵尸洞门口来,我给你们送药来了!」一边看着我们这边。小高马上说,谢谢美女啊。我就来!他转身就跑向洞口,把一大堆僵尸引到我身边。我草,这都什么兄弟!我也懒得管,继续战斗着然后听到小高夸张地大叫:「我晕啊,你才5级,跑到这里来,死了多少回?」。

  听到那边回答「才2次,重新跑就是了。」三大在旁边电脑前大笑:「小欣不错啊,5级敢跑到僵尸洞门口来!给哥我也送点药来吧!」「不嘛,这药钱又不是我的!」。

  我一听,这他妈不是在指我吗?不过也确实有点小感动新手村离这里千辛万苦,很多半兽人,毒蜘蛛。对一个5级的号。是相当危险的!她居然只是听我无意抱怨说没买药。就买来送,人还是不错!尽管那是我的钱,不过,现在是一点气都没了。

  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大家每天也都在这里玩,这个网吧白天是三大的老婆看。除了白天我们不在,晚上几乎都是这些人。这段时间欣儿也一直和我们一起,慢慢追了上来等级,她的游戏名很奇怪,叫:吃欣儿的猫是个女法师,可能因为我是道士,能给人安全感,其他职业都喜欢和我一起这天,我们都26级了,欣儿也22级,换上了漂亮的魔法长袍,三大说:今天晚上咱们去猪7混混!看看运气好的话,能搞把炼狱银蛇或者魔杖那就爽死了!我们几个除了三大,都从没去过猪7,一听,马上兴奋起来!就由三大带队。整理好装备,买好药。出发!

  前面几层玩家比较多,怪相对少,所以大家都比较安全但尽管如此,我们还都是尽量跑在一起突然,小胖大声喊起来,声音都激动地有些发抖:「白,白野猪!!!」,我草!这还得了!!我们都兴奋起来,果然,在前面,一只非常肥壮的白色大野猪。提着令人胆寒的流星锤。轻蔑地看着入侵猪洞4层的我们我二话不说,直接上毒!它白色的身躯马上变成绿,红中毒状态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到它的速度,提着流星锤,呼呼就逼了过来!三大果断下令:「大家注意,战士前面堵住它。别砍它!欣儿电它!去角落!速度!」我们都很兴奋,要知道,这可是传奇里最着名的BOSS之一啊!以前也只听那些高手们提起过!现在自己亲自遇见了,怎么不叫人激动万分!!。我们马上听三大的指挥,迅速把欣儿围在一个角落里,这样,那个白野猪被欣儿攻击,它就只找欣儿的麻烦,对我们其他人视而不见,尽管我们都拦住它!!欣儿是法师,魔法是远程攻击,而白野猪只能紧身攻击,它急得团团转,不停掉血,却也不能把攻击它的欣儿怎么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白野猪的血一点点下去马上就要挂了!这下可把我们给激动坏了,特别是小胖还有小高他们几个玩战士的傻B!居然激动得就冲上去砍!把刚才的战斗阵形一下打乱了,白野猪正被气得发疯呢,这下居然有人敢直接近身打它,那还得了!抡起流星锤,哗哗只几下小胖便傻了眼跑都跑不急,就看了黑白电视(挂了)。小高见势不妙,也想跑,被那白野猪追上来,只2下,便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三哥大声叫着:「你们都找死?欣儿快电它!」她刚才也慌了,居然都停止攻击了,现在听三哥一喊,马上开始用雷电术,一根根闪电劈向白野猪。那白野猪也到了最后的疯狂,提着锤子,冲了过来,直奔欣儿!因为少了2战士的掩护,没人拦得住那白野猪,像欣儿那样的法师,只要被锤到,那还不是秒杀?我也来不及多想。再次使用施毒术那白野猪被毒,绝望地回头看着我,调转方向,直奔我来,而我也慌了,我也只是个道士,我的宝宝冲上去,没扛住2下,就挂掉。

  等我再招出宝宝那一霎那,白野猪的锤子也带着呼呼的劲风朝我砸来。我还来不及躲避。就啊地一声,吐血身亡…也挂掉了。

  于此同时,欣儿的闪电再次落到最后一丝血的白野猪身上,它也终于轰然倒地伴随着它的死亡,从它身上「嘭」地一身。暴了满地的东西各种药啊,眼花缭乱的垃圾装备啊。那几个活着的兄弟一窝蜂地奔了上去…那时候还没外挂,没提示地上到底有什么一瞬间,东西都给他们给拣光了。因为队伍死了三个人。包括我这道士。没有了我们,去猪7根本就不可能了。但还好的是,没去BOSS老窝,也遇到了它。大家都按下地牢卷,回城了。

  那几个活着的,回到城里,兴高采烈的分享胜利果实,捡的那些垃圾装备卖到商店有好几万金币呢!特别是三大,哈哈大笑起来,那狗日的居然捡到一颗「龙之戒指」,他笑得停不下来,很大方地打开一包芙蓉王,给每人开始散烟:

  「来来来,今天真他妈爽!弟弟们抽下好烟!大家要感谢咱们的欣儿啊!哈哈来,欣儿,哥请你喝瓶饮料,辛苦了!」。

  我和小胖还有小高,却郁闷地坐在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叹息着刚才太激动,完全可以没有任何伤亡的,哎。太可惜了!!!正郁闷着,突然我的交易框打开了,原来有人和我交易一看,原来是欣儿。

  只见她往交易框里放上一样东西,我定眼一看!心马上就要跳出来了!居然是一把「银蛇」!!我的妈呀!!。我下意识叫了一声!大家都向我看来。问怎么了。等他们看到后全都炸开锅了…都说欣儿偏心!要我请客!!欣儿很不好意思地说:「那就他是道士,你们又拿不上!如果是炼狱不就给你们了!」说地也是!!那帮家伙马上把矛头对准我:「请客!!夜宵!」我草。我哪天晚上不请你们吃东西!不过今天实在太开心!请!!!。

  我们干脆把号停在城里,都去夜宵摊当然,少不了欣儿说实话,之前真的不太喜欢她。但她和大家玩游戏配合太好了,不光不拖我们后退,还每天挖矿来经常资助咱们几个懒得挖矿的家伙除了她抽烟我始终看不惯,其他的还真是不错,虽然没有寒儿那么成熟迷人。但摸着良心说,真的算是小美女了!

  *** *** *** ***

  夜宵摊老板跟我已经很熟了。大老远就招呼着:「今天吃点什么?」 .我一笑:「哈哈,让那帮狗日的随便点!!!!」他们在屁股后面其他听不到,就听到随便点三个字他妈的,简直像饿了几天的狼。什么板鸭,牛筋,猪蹄子。往死里给我点!!那老板乐的合不拢嘴回头问我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那么开心吗?,他当然体会不到游戏里得到一个令别人都羡慕的装备,有多值得让人开心了。

  我随口一答:「哦,那个女孩生日!」「你怎么知道??」她突然睁着大眼睛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什么!!!」所有人突然安静下来看着她。不像在开玩笑啊!!我愣着回头神来。看着她的眼睛:「今天,真是你生日??」她说:「。嗯!是的!满17岁!」我草大家都愣住了。

  然后小胖来一句:「那大家不醉不归!!!!」「好!!」大家围着桌子坐了起来,却特意要欣儿坐在我旁边,他们知道我这几个月来一直苦苦思念寒儿,也经常劝我,现实点。建议我再找个当地的女朋友。但我之前一直把心思放在寒儿身上,虽然那只是她的网名,但我就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那道影子。

  *** *** *** ***

  大家很开心地聊着今天游戏里发生的这些事,只有欣儿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我一来是感谢她送给我那把银蛇,二来也觉得,她这样一个整天不读书,和我们玩游戏,肯定是有点什么事的。我就轻声问她:「你也才17岁,为什么不读书呢?」她可能一下没想过我会问这个问题,突然顿了一下表情,然后轻轻地回答我:「我不想读书」然后马上转移话题:「你现在带上银蛇了,帅了哈可以泡MM了」我嘿嘿一笑:「那是的!拿了银蛇的道士就是不一样!,对了谢谢你啊!」。

  她只是轻轻一笑,并没回答我。这时候开始上菜了,大家更加嗨皮,把啤酒满上,三大举杯说道:「今天真的他妈太爽了,游戏爽,现实也开心!来,咱们一起祝小欣生日快乐!」大家齐声应和,都站起来相互碰杯后,将酒一饮而尽,三大问欣儿:「小欣妹子,你生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大家一点准备都没!这可不好啊,你看你都这么大了,该有个男朋友照顾一下你啊!」说完眼睛坏坏地,斜到我这边来。

  大伙也都跟着起哄:「真他妈鲜花插牛粪上啊,欣儿你可不要找他,他就闷骚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吃了!」我草了,真是兄弟靠不住啊当面都这样损我,鬼知道背地里做什么!我看看欣儿,她都不好意思地脸红了。把脸转向一边。当没看到我在看她。也罢,我正想找台阶下呢,就大声说:「你们看,人家看不上我呢,大家喝酒,喝酒!等下再去一趟猪7!」。

  一听到猪7这帮狗日的马上就激动起来,话题一下就转到游戏上去了…我松了口气,夹了一只红烧鸭爪,刚要往嘴巴里送,突然余光感到她在看我,我正眼一看。果然。刚好迎上她那火辣辣的大眼睛!我草,鸭爪一下夹不住,掉到桌子上,她却没躲避,突然凑到我耳边说:「谁说我看不上你了?」我那可怜的耳朵突然被这么充满电力的气息一喷,马上红到脖子根。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傻笑着反倒是她,又问一句:「你看不上我?」对天发誓,我最怕回答女生这样的问题,不管肯定还是否定,都是不好的我拿出我擅长的绝活——扯开话题。对她说,等你26了,一定也给你弄个魔杖!我没敢看她,但能感觉出她似乎带着失望,拿起她的酒杯。和他们干杯去了。

  我也只好和他们一起,一杯一杯灌着啤酒。似乎气氛并没有被影响到,他们说笑的功夫真是一流,一个个笑话,一个个小故事。让大家很尽兴…本来我是不擅喝酒的,很快,脑子就有点晕了。大家一起唱起五音不全的生日快乐歌,然后让欣儿许个愿。虽然没有蛋糕和蜡烛,但她非常虔诚地合上十指。

  默默许了个愿望末了,大家也都有点醉意,喝得刚好我却无意瞟见欣儿眼睛似乎有泪花。可能是玩得开心。激动的吧!然后大家全体回网吧,而我坐着的时候感觉不到,但站起,真的头晕得很。

  *** *** *** ***

  大家边笑说,回到网吧,继续开战,而我却真的头晕呼呼,只想躺下。三大说:「你去楼上我家里休息下吧。你嫂子回娘家了。反正没人」欣儿就在旁边,对三哥说,我送他上去!呵呵,她总是那么体贴可能喝了酒,三大也没多想,把钥匙就给了我就坐在电脑前了。我心跳得很快,虽然头晕,但是我心里很清楚,很明白要是她跟我上去,很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但无耻的我,似乎又有点期待…她扶拖着我,开了门把我轻轻放在床边,让我躺下,然后去卫生间拿毛巾弄了冷水,拧干,来帮我擦脸说真的,我在家过的少爷生活,有时候很晚很困得去睡觉了,姐姐也帮我拿毛巾擦脸。但没有欣儿这么温柔,我姐姐总是边擦边骂我懒而欣儿却不同当我擦过脸后,觉得好多了,我微微睁开眼睛对欣儿说,帮我倒杯水来好吗。她没回答,直接起身走了去。我看着她的身影,身材真的不错!我草,我真邪恶

  她回来了,说:「给你喂吧!。」然后把杯子慢慢送到我嘴巴来我靠,真的细心啊!我却没有马上喝,突然看着她这是认识这么久来,第一次仔细看她。眼睛很黑亮,不过没寒儿那么大,形状还是很漂亮,眉毛比较细,但比较有形,小鼻子也有点小小的挺,嘴巴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小嘴,唇线分明。咱们南方女孩皮肤都不错,只是近来经常通宵玩游戏,皮肤有点点干。而且有轻轻的黑眼圈,不过尽管这样,也还是很好看

  她看到我一直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了。说:「今天我的生日是这么多年中,最热闹的一次!第一次有这么多人陪我过」我有点不解,问:「为什么呢。对了,还有,你不读书是有原因的吧!」沉默了片刻,她轻轻说道:「我爸妈离婚了,呵呵」我一惊,她接着又说:「这两年我在外婆家,反正没人管我。玩一天是一天!」。我的心情有点沉重,赶紧对她说对不起她也只回答没关系!然后突然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呆着。

  *** *** *** ***

  在这种暧昧又尴尬的环境下。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是盯着我!呼吸变得越来越重!终于我没控制住自己,对天发誓,我很努力控制了!但我被她的眼神勾住了我看不得这种可怜又温柔的眼神盯着我看!!我们疯了一般接吻!!上天作证,这是我第二次接吻。但鬼知道我会那么熟练,那么动情!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伸进她的衣服里,对!请允许我用不由自主这个字我真太不要脸了!昨天睡觉前还想了一遍寒儿。今天就跟另一个女孩在床上狂吻,她下意识地抓住我的手,不过嘴巴并没停下来,还是疯狂地跟我接吻…别说只喝了几瓶啤酒,就是喝了一斤白酒,我现在也头脑该清醒了。荷尔蒙把酒精攻击地一败涂地我翻过身,把她压在身下。手再次伸进她的衣服里,这回她没有阻止我,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头发开始散落在她白皙的漂亮脸蛋上。

  我的手碰到了文胸,她突然像触电一样,松开抱着我脖子的手,抓住我的手说:「不可以别!」刚开始别,我会真的别,现在说别我能别吗?狼友们,你们能别吗?她这样反而激起我的疯狂,我一边吻着她的脖子,干脆一下把她的衣服带文胸,从腰部往上推了上去。此刻,她那对洁白如玉的小咪咪一下暴漏在我眼前!

  她下意识地轻呼一声「啊!不要!」但是要不要,随得了她吗?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她的胸比起寒儿来,确实小了点。但是颜色很淡。特别是乳晕,是淡粉色我脑子一热,一下含住。用舌尖轻轻舔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味觉上的错觉,还真的觉得有点点微甜。

  她马上「啊」地一声,但却并没推开我,反而抱住我的头,玉手轻轻抓住我的耳朵。我得到了许可证,这下连坦克都阻止不了我的前进了!我轻轻说:「宝贝,把衣服脱了好吗?」双目微闭的她,轻轻地「嗯」此刻,还有什么事能让我停止呢?我轻轻把缩在她胸部上面的衣服和文胸,干净利落得扒了下来!她迅速用手护住胸前,而眼睛更是禁闭,不敢看我,头发凌乱地散落白皙的脸蛋上,明显显露出羞涩的红晕…

  这种迷人的场景,我感觉再不把裤子脱了,一定会被鸡巴给撑破的!我快速把裤子脱掉。开始好好欣赏她,再次夸奖一下,皮肤真的太棒了。加上羞涩的表情。使我像一只疯狂的狗狗,这个比方很不恰当,但是就是想狗狗一样,疯狂地舔着她的耳朵,她的脖子,她的肩膀,再次回到乳头她终于开始由哼哼声开始转变成「嗯啊」

  该出手时就出手!我腾出一只手,解开她的皮带这时的她突然清醒了一下,意识到裤子在被人脱。她马上阻止我,嘴里说到:「不要这样!我们就现在这样好吗,别脱裤子」什么?狼友们,要是你们,你们答应吗?这个时候你的老二都他妈可以当桌球竿了!但她的力量远远小于我,我一只手就抓住她的两只小手,另一只手继续解扣子,拉链。然后往下扯她似乎有点害怕了,一边求我:「别,别脱了,求求你…」。

  我哪管那么多,终于,把那碍事的牛仔裤脱掉了。现在她全身就剩一条粉色的小内裤,和一双短袜她这时却突然停止反抗,对我说:「你做我老公好吗?」,我想都没想!马上答应。好!她一听,马上抱住我。却能感受到我的老二顶着她的肚子,她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脸上已经红扑扑的…这么诱人的苹果,我恨不得一口就吃掉!终于,我的手开始摸到她的内裤突然,一把往下扯。欣儿连阻止的机会都没就彻底被我剥光了…等她意识到内裤都被脱下后,很大声地叫了一下「啊」我这时候已经完全精虫上脑了,学着黄片里的样子,用嘴巴轻轻咬着她的阴毛处,可能还不是完全发育好,毛量不多,但是下面的颜色非常粉我一直很遗憾上次和寒儿做了爱,却没仔细看她下面。

  所以,这次我特意想看看女人下面是什么样子!。欣儿这时候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她只是用手抓住我的头发,任我一边观察,一边用舌头轻轻舔着她的大小阴唇。每点吻一下,她便发出迷人的呻吟声但是,她下面并没有像我摸到寒儿那样湿地一塌糊涂。而是有点干我怕弄疼她,还是继续用舌头,慢慢地。欣儿好像有点放开了。

  一双洁白的玉腿也不再那么僵硬下面慢慢有点点湿润,我也真的快受不了了,于是分开她的玉腿,把鸡巴顶在欣儿的下面,温柔地问她:「欣儿,我要进来了,好吗?」她轻轻点点头:「嗯…」。我的腰部开始慢慢用力但真的和寒儿完全不同,不但没有一下进去,反而感觉欣儿下面在使劲把我往外挤,我当然不允许了,加大了力量。慢慢进去了一点,我下面感觉紧巴巴地生疼。不过可以忍受正想着,却听到欣儿突然叫「不!疼…停」。

  我赶紧停止用力,缓了一会,问她还疼吗?欣儿轻轻说:「没事了,你可以再进来一点点慢点。好吗?」我调整了一下状态,深呼吸一下,再次慢慢插了进去…欣儿的眉头紧皱。似乎很痛苦遭了。她该不会是第一次吧!!!我不知道该不该问,鸡巴都插进人家阴道里了,还问人家是不是第一次,此刻有什么意义?

  我考虑到这点,就一边轻轻进去一点,再慢慢抽出一点,再慢慢进去就在这时,一个软软却有力量的东西拦住了我的龟头。我晕了,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处女膜吧?我再也忍不住,问欣儿:「你你是第一次?」「嗯」我草这下酒彻底醒了,这个女人,不,这个女孩我今天说什么就中什么,先是生日,现在是这个我草,不是在做梦把我!

  她突然抱住我,对我耳朵轻轻说:「我喜欢你很久了!就第一次我拿你一万金币你没对我发火,这些日子来,还一直照顾我」我好像也没怎么照顾她,只是大家一起练级,我作为道士,经常给她加血。其他也没什么了啊!可能是她从小爸妈离婚,很少得到关爱吧,我此刻对她突然心里动了一下,可能是同情还是什么,说不上来,但我决定,真做她男朋友!好好照顾她!

  她见我没说话,以为我害怕了,就轻轻说:「别管我!我知道第一次疼,我可以受得了!我……」我点点头:「嗯!」便加大力气,我自己龟头也好疼,可能是因为我这是第二次做爱。但我不管了,欣儿紧紧抱住我,手在我的后背抓得生疼,我知道,肯定出血了!

  突然,像冲破了关卡,随着欣儿大声叫「啊…」我感觉一下鸡巴几乎都要插了进去我停了一下,开始轻轻抽送,但是感觉下面有点粘粘的东西流到我的大腿上了,我低头一看。吓了我一跳!红红的血!…我的宝贝欣儿!!!!突然一阵莫名的感动!我也不管了,抱住欣儿,开始慢慢有节奏的抽送。每插进去一下,欣儿都邹着眉头地嗯一下…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没有剧烈抽送,我居然一直没有想射的感觉,我对欣说:「答应我,以后不准抽烟了!」她马上点头:「嗯…我我答应老公。啊…答应。啊…嗯老公,现在不那么痛了」我一听,觉得应该是没事了,那我也开始加快速度抽送我喜欢听着欣儿的叫声,之前应该有提过,她的声音很温柔甜美我的每一下插入,她都随着我叫「啊……啊……嗯老公……你是我老公!……」。

  因为她是第一次,我不敢太用力,只是保持节奏。中等力度欣儿已经完全放开了。但始终只是叫:「嗯…啊…」。她迷离的双眼真的好漂亮。我感觉来了,每次抽送,都能感觉到鸡巴被欣儿紧紧的阴道包裹的刺激火辣辣伴随酥麻感这种在阴道里的感觉,真的比打飞机要美好多了欣儿的叫声慢慢越来越大,我也终于受不了,脑子一空白,马眼一松。精液毫不留情地射向欣儿那嫩嫩的子宫口她感觉到了:「啊……老公好…好烫…里面好烫……啊啊……你射进来了吗?啊」。

  我顾不上回答疯狂做着最后的抽送,。这短短的几秒里。我射了起码不下四股精液…之后,全身无力地趴在欣儿身上「老公!」「嗯!」「老公!」「嗯!」「老公!」。「嗯!」。「老公!」。「你疯了??」。「嘿嘿,没有,我感觉很幸福…」。「小傻瓜!」。缠绵了很久我们去三大家洗浴室洗了个澡,不过被子和床单很多染了红,没办法明天我给三大说下,我给他们买套新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