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v在线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bzrzx.net。av在线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四大须生,指四位著名的京剧老生表演艺术家。在京剧史上,有前四大须生和后四大须生的说法。

京剧名家|带你走近四大须生

Peaking Opera

首都师大京剧团出品

点击上方首都师大京剧团可订阅哦

四大须生

四大须生

    四大须生,指四位著名的京剧老生表演艺术家。在京剧史上,有前四大须生和后四大须生的说法。而在前四大须生和后四大须生中马连良均榜上有名,因此,列名四大须生的著名京剧演员有七位,他们分别是: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

今天,我们带大家走近

四大须生的世界

名称来历

    20世纪2、30年代,京剧老生演员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马连良各自创立了独具风格的艺术流派,被称为“四大须生”。20世纪两获四大须生的马连良。

    30年代年代末期,高庆奎因嗓疾而渐渐退出舞台.谭富英崛起替换了高庆奎。余叔岩和言菊朋均于20世纪40年代先后去世,杨宝森、奚啸伯声誉日盛,在专业和票友中影响颇大,“四大须生”的提法随即有所变化,“马、谭、杨、奚”的称谓在民间广泛地流行起来。即: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为了和余、言、高、马四大须生区别,誉之以“后四大须生”。

    至此,京剧史上有了“前四大须生”和“后四大须生”之分。


人物介绍

前四大须生——余叔岩

    余叔岩衣余紫云之子。曾从师于吴连奎、薛凤池、李喜瑞、姚增禄。一度“倒仓”,嗓音变坏,不能演戏。嗓音恢复后,跟谭鑫培学过一出《战太平》、半出《失印救火》。他继承谭派,又有所创新,形成唱腔刚柔相济的余派。

    余叔岩塑造的人物有很大特色,在发声方法、演唱技巧、吐字行腔上均有独创,韵味醇厚、苍劲挺拔,常演剧目有《战太平》、《失空斩》、《问樵闹府》、《定军山》、《状元谱》等。

前四大须生——高庆奎

    高庆奎(1890——1942),名镇山,字子君,清末名丑高四保之子。幼时在“祥和班”演娃娃生。除了演《辕门斩子》、《斩黄袍》等,还编演过《窃符救赵》、《史可法》、《哭秦庭》、《杨椒山参严嵩》等爱国剧。赢得“南有周信芳,北有高庆奎”的赞誉。

    高庆奎演唱的特点是酣畅遒劲、响遏行云、亢奋刚烈,中年后因嗓音劳累过度,不再登台,出任中华戏校教师。卒于1942年。他的弟子和传人有李盛藻、李和曾、白家麟、沈金波、李宗义、朱鸿声、辛宝达、李文林、倪茂才等。其子高盛麟是著名武生演员。

前四大须生——言菊朋

    言菊朋(1890——1942),名锡,蒙族。初为票友。1923年,与梅兰芳到上海演出,赢得喝彩,正式“下海”。师承谭鑫培,更注意音律和四声调值,    形成婉转跌宕的“言派”唱腔。也与程砚秋、尚小云、杨小楼有过合作。晚年体弱,死于贫病交加。

前后四大须生——马连良

    马连良(1901——1966),字温如,北京人,回族。幼年在“喜连成”(后改名“富连成”)学习基本功。9岁登台。1922年与荀慧生合演《宝莲灯》、《打渔杀家》。1927年自组“春福社”(后改名“扶风社”),解放后回国,以嗓音柔静、韵味饱满著称。

   马连良的唱腔委婉洒脱,念白吐字清晰,富有音乐感和节奏感。马连良的嗓音甜净醇美,善用鼻腔共鸣,晚年又向苍劲醇厚方面发展。对于气口、音量甚至音色都有较高的驾驭能力,演唱从容舒展。唱腔新颖细腻,流畅华美,大段成套唱腔固然饱满酣畅,而小段唱腔或零散唱句同样推敲打磨,愈见精彩,决不草率从事。

后四大须生——谭富英

    谭富英(1906—1977),出生于京剧世家,从小受到祖、父两辈的艺术熏陶。幼年拜京剧名家萧长华等为师,扮演老生。

    谭富英的嗓音清亮甜脆,唱腔酣畅,朴实无华,不尚花巧,讲究气势,用气冲、口劲足,听来明快舒展,一泻无余。吐字行腔不过分雕琢,不追求花哨,用气充实,行腔一气呵成,听来情绪饱满,痛快淋漓。在表演上不事雕琢,朴实中见功力,善于扮演耿直忠厚的书生和重臣。因谭在幼年学过武生,故其在武功和身段动作上颇为灵巧、利索。


后四大须生——杨宝森

    杨宝森(1909—1958)出生于京剧世家,祖父、伯父均为著名京剧花旦,父演武生。幼年便练就毯子功,后习武生。10岁登台演戏,16岁倒嗓后,专心研习余叔岩的表演艺术。他的嗓音宽厚有余而高昂不足,根据这一特点加以变化,唱工清醇雅正,韵味朴实浓厚,做工稳健老练,称为“杨派”。

    杨宝森的唱腔、唱法,纯以韵味取胜,他的嗓子宽厚而低沉,音色不够明快,音域也不广,不宜于大起大落。行腔抑扬婉转,卓然成派。激昂高亢的唱腔,师从余叔岩的他却避开余派的立音、脑后音唱法,代之以自己的擞音和颤音,又利用较低部位如喉、胸的共鸣而使发声深沉浑厚,行腔与吐字力求稳重苍劲,不浮不飘,如写字之笔笔送到。


世间多美好,唯你,是我情之所钟

    奚啸伯(1910—1977)自幼爱好京剧,青年时常出入北京票房,学谭派,唱老生。曾得到京剧名老生

    言菊朋的赏识,即拜言菊朋为师,青年时代为京剧票友,后又潜心钻研谭派演唱艺术,得到言菊朋传授《击鼓骂曹》等戏。

    奚啸伯讲究唱念的音韵。吐字是遒而不浊,行腔是新而不俗,戏路是大而不伏,作风是劲而不火,集诸子百家大成而树一帜。奚派的风格重点是“唱”,他用毕生心血积累了一整套“唱”的法则,如“以字定腔”、“以情行腔”、“错骨不离骨”、“唱胡琴、让胡琴”等等,可以说他的唱是法度严谨、系统规则的一套学问。